美国“游侠”的中国历险记
2014/04/18

姓名:彼得?罗宾(Peter Robin Tenson

国籍:美国籍及爱尔兰籍(双重国籍)

工作:武汉Q5国际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中国区域总经理

在武汉时间:两年

   

 

1983年,罗宾首次探访武汉。29年后,他再次来到武汉。此时的他已经是一位周游过列国的成功商业人士。是什么原因让他重回武汉?在他眼中,这些年的武汉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下面的文章将为你解答这些疑问。

 

Windows系统研发团队的一员

1982年,中美建交不久,我就去了北京。那时候,只有极少数美国人能来中国,所以,在绝大多数外国人眼中,中国仍是一个黑箱”。当罗宾开始人生的首次中国行时,他仍是一名大学生,专程到彼时的北京语言学院(现更名为北京语言大学)参加为期一年的汉语集中培训。在美国时,罗宾就对软件及东方宗教有浓厚的兴趣。所以,在中国的一年时间里,他考察了中国的佛教及计算机科学技术,却发现这两者在当时的中国几乎不存在。三十年过去了,如今的中国已经今非昔比,罗宾为眼前的变化所折服。

那一年里,他曾游览过中国的许多城市。1983年冬,他从重庆乘船顺长江而下。罗宾说:“那时还没有建三峡大坝。我们乘坐的船上没有暖气,所以我被吹了一路刺骨的江风”。在一个雾气弥漫的清晨,罗宾的船抵达了武汉。虽然罗宾曾经乘火车经过武汉,但这次是他第一次真正走进武汉市。那时,极少有外国人来到这座城市,所以罗宾的到访引起了轰动。他所到之处,皆有一群市民尾随。在那时,雄伟的汉口江滩、长江大桥、黄鹤楼给罗宾留下了印象深刻。他还专程前往归元寺,发现寺庙保存完好,并未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影响。

1985年初,罗宾成为首个在四川省结婚的外国人。之后,他回到了美国。而他在中国的这段经历,成为他进入微软的敲门砖。“那时的微软正处在上升期。我们团队是开发Windows系统的。可那时根本没人听说过这个系统,所以当我告诉别人我正在研发Windows系统时,他们都以为我在微软擦窗户(在英语里,windows也表示窗户)”。

后来,罗宾离开西雅图前往纽约,加快发展自己的软件事业,并开始转型做咨询。二十年间,罗宾曾就职于美国、法国、英国等国的跨国机构,也支持过不少新成立的公司发展。罗宾说:“作为一名咨询师,我曾在华尔街的绝大多数大型软件公司工作过,也曾满世界出差。这样的工作很有意思,也能让我赚更多钱。但我若想获得事业的长远发展和精神的满足,只有一条途径;这条途径打开了我生活里的真正乐趣,让我永远保持一颗年轻的心”。

罗宾解释道,“我似乎总能在一个事物变大、变优秀之前就接触到它,包括为微软开发Windows系统,为华尔街开发首套期权交易系统,测试欧洲的首个3G网络,以及成为来华的首批美国留学生。”然而,虽然罗宾曾去过近100个国家,他从不曾遗忘中国,发誓有一天定要重回中国。

 

新世界,新机遇

2009年起,罗宾开始攻读清华-INSEAD双学位EMBA,时常穿梭于牛津、巴黎和中国。罗宾说:“世界的经济中心及地缘政治中心正在快速移向中国,商业投资环境充满机遇和挑战,一切都让人无法抗拒”。

20122月,罗宾毕业后,进入以色列的施拉特风险投资公司(Shirat)工作,办公地点在武汉光谷生物城,主要任务是在武汉建立企业加速器。“我曾经到过武汉,所以比较了解这座城市。它看起来并不太美丽,但是它充满了活力和潜力。我总是在寻找着将会变大、变优秀下一个的事物,而我相信武汉就是我要寻找的。现在中国政府正全力支持西部发展,武汉必将成为非常重要的中轴。我看到了存在的问题,但我更看到了引进国外技术的巨大机遇”,罗宾说,“我相信高速发展中的二线城市能带给我更多机遇,因为这里的外国人更少、机会更多。现在的武汉万众瞩目,所以,我来到武汉”。

不久前,罗宾创办了武汉Q5国际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致力于协助拥有创新技术的外国公司在中国市场发展。“我们关注中小型企业,因为它们大多极富创新力。同时,我们也寻找在中国市场有巨大潜力的可靠国外技术。”罗宾最早的关注点在生物农业及生物技术领域,现在也涉猎清洁技术及软件空间。“我想在武汉研发一个企业加速器网,为国际公司和本地公司的合作提供创新平台”。

罗宾认为不管是在欧洲还是中国,要了解一家本地公司必须先从了解基层开始,深入其现有的体系内部。Q5的本地合作伙伴武汉高农集团,为罗宾提供了深入研究本地商业环境的机会。罗宾说:“很多外国人不了解中国的国有企业性质及它们在中国经济中的地位。实际上,在中国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中,很大一部分转变都涉及国有企业。但大部分西方人并不了解中国国有企业所经历的巨大变更。这里面的故事值得研究和回味。”

罗宾在武汉所了解到的情况,让他更理解中西方文化差异。“中国公司的组织构架比较层级。现在西方的趋势是将机构扁平化,适应全球化的进程。这既有好处,也有坏处。对于科技公司来说,要想不断创新,存活下来,就必须要有更扁平化、更充满活力的组织构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IBM公司曾一度衰落,但自90年代重组后又重新焕发活力。中国正步入改革发展的新阶段,我相信许多中国公司必须经历类似的转型,方能释放更多的创造力,跟上全球化的步伐。同时,它们也必须保留特有的优势,如资源优化、员工关怀等。”

 

“震惊“还不足以形容我的感受

当被问到关于武汉在这些年里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时,罗宾说“震惊”还不足以形容我的感受。

“很难简单得总结这里发生的变化。关于这一主题,我能写好几本书了。变化真的太翻天覆地了。发生变化的不仅仅是基础设施等硬件,还包括人们看待事物的态度及心理。整个社会都变得不一样了。三十年前我在这里时,我想没有人能预想到武汉以及中国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生这些变化。在我的生命里,最让我惊讶的就是中国的发展速度。”(长报 范婷婷供稿)


[关闭窗口]
欢迎您提供宝贵信息
**姓名: 单位:
**Email: 电话:
**内容:
**验证码:
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协会 版权所有
武汉国际人才交流协会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胜利街263号
电话:027-82815197、82827161 传真:027-82812889 E-mail: